扎克伯格的基金会:种族问题成盲点

admin 科技 , ,

  陈·扎克伯格基金会的一些黑人员工称,种族问题的相关盲点和想要两边讨好的意愿会阻碍扎克伯格的努力。

  最近几个月,在外界一直批评Facebook,称该公司的政策会伤害到黑人群体之际,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强调,他正在通过陈·扎克伯格基金会(CZI)投资促进刑事司法改革。CZI是扎克伯格和他妻子共同创立的慈善公司,旨在将他们拥有的99%的Facebook股份同于慈善事业。目前,该基金价值约800亿美元。

  乔治·弗洛伊德死后一周,扎克伯格在拥有1.16亿粉丝的Facebook上写道:“我之前很少提及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但是陈·扎克伯格基金一直是最大的资助者之一,多年来每年给各种机构投资差不多4000万美元,用来克服种族不平等问题。”他还说,自己和妻子、儿科医生普利西亚·陈(Priscilla Chan)“一直致力于这项事业,在未来会继续争取种族平等。”

  但是根据公司会议记录、员工调查、邮件和对现任及前员工的采访,在CZI工作的多数黑人员工认为,该机构的内部操作和捐赠的方式正在破坏该机构想要促进种族平等的愿望。一些黑人员工说,他们的声音被边缘化,他们的专业性不被重视。他们还说,该机构的公益捐赠也没有很好地顾及到黑人领袖和黑人社区。

  弗洛伊斯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再加上扎克伯格夫妇对“黑人命也是命”运动的所做声明,促使CZI的黑人员工资源团体在6月下旬写信给负责基金会日常运营的普利西亚·陈。信中说,多年来,每当黑人员工要求公司以种族平等的眼光对待内部和外部工作时,CZI的领导者总是回应以“抗拒和愤怒”。

  “您、马克还有其他高管一直告诉我们,相信你们的承诺,会让CZI成为一个更加多元化、具有包容性和平等的组织,”该团体在信中写道,“你们这些年来一直在说这些话,但却鲜有进展。”

  基金会的首席运营官乔苏·埃斯特拉达(Josué Estrada)在声明中代表扎克伯格和陈回应说,CZI已经在科学、教育、移民、住房和刑事司法等领域共投资了20亿美元,其中40%用于促进种族平等。

  埃斯特拉达写道:“尽管到目前为止CZI在慈善方面的努力大部分都是促进种族平台,但在我们涉及的各个问题领域的进展各部相同,并且也不是一直都有明确的命名或系统性跟踪。我们在内部也有工作要做。作为刚刚起步仍在成长中的慈善机构,我们需要建立一些系统,来确保我们在机构内部支持多样性、平等性和包容性。”

  CZI让扎克伯格得以将自己的世界观传播到Facebook世界之外。部分黑人员工说,扎克伯格想要做到无偏见的愿望同样也束缚了他的慈善努力。Facebook的批评者称,保持无偏见也在现实世界中对黑人社区造成伤害。最近几个月来,民权领袖、独立审计师和Facebook自己的员工纷纷大肆鞭挞他们所认为的扎克伯格在种族问题上的盲点,包括他把民权视为党派问题、对待审查白人至上内容态度狭隘以及不愿讨论反对黑人现象等等。

  扎克伯格夫妇是签署了“捐赠誓言”的最年轻亿万富翁。同样签署了这份誓言的富豪还有比尔·盖茨夫妇(Bill and Melinda Gates)、皮埃尔·奥米迪亚(Pierre Omidyar)以及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签署者们承诺将捐赠自己半数的财产。大多数捐赠者都是远离公司事务或争议后,再投入慈善事业。比如,比尔·盖茨于2000年辞去微软首席执行官一职,同年在接受反垄断听证期间,成立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对扎克伯格夫妇而言,任何政治化的慈善捐赠都会损害Facebook,更不用说Facebook已经成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攻讦对象。

  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莱西(Rob Reich)说,扎克伯格的慈善事业“撇不开他在Facebook的声誉”。莱西说:“不单是扎克伯格在做所有决策时都必须顾及Facebook,同时考虑到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工作,CZI本身也无法避免声誉上损失。”

  埃斯特拉达说:“陈·扎克伯格基金会和Facebook是两个完全独立的组织。Facebook的利益——无论是政治上的或其他的——都不会并且也永远不会影响CZI的工作或战略决策。”

  当扎克伯格夫妇在2015年以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成立CZI时,扎克伯格夫妇说,解决下一代面临的最大问题需要勇于承担风险并善于长远思考。扎克伯格说,作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CZI可以有更大的自由来为最佳解决方案提供资助,因为传统基金会无法投资营利性公司或资助政策争论。支持者称赞这个想法富有创意。但批评者则提醒说,有限责任公司恐怕会赋予扎克伯格更大的能力,将其个人信念强加于公共领域。

  另外,扎克伯格在6月份时说,CZI的战略是找到中立立场并“建立共识”。根据会议记录,他在CZI的员工大会上,回答员工提出的CZI资助警务改革这个问题时,说:“出于很多政治原因,我想大多数其他人会更容易成为外部活动家。”

  同样在6月的员工大会上,陈说,她正在了解削减警费运动。但根据记录,她也强调:“检查我们的工作并确保我们服务于每一个人,是我们的全部责任。”

  陈说,她希望CZI可以采取一种两党合作的做法。根据员工大会现场的一名员工回忆,她曾向员工描述自己是“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人,这在加州即代表着共和党人”。

  早期加入CZI、现已离职的高管们说,从一开始,扎克伯格便基于自己在Facebook遇到的挑战,为CZI制定野心勃勃的多样化目标。和大多数科技公司一样,Facebook也在五年前大力推动种族和性别多样性,当时硅谷的很多公司都开始披露自己的员工人口统计信息。但是根据Facebook的2020年报告,哪怕付出了诸多努力,该公司的黑人员工占比仍不到4%。

  五月份获悉的数据显示,CZI的黑人员工比例更高,450名员工中占到7.2%。但是,一些黑人员工表示,他们在CZI并没有获得同等的机会,他们的工作也没有得到相同的认可。虽然CZI的高层领导人中有25%来自历史上代表性不足的团体,但黑人副总裁或董事仍旧相对较少。

  现任和前黑人高管说,CZI需要更加重视种族包容和平等,但他们也强调黑人员工因为他们的种族而没有受到公平的对待。

  CZI的黑人员工资源团体——Building Leadership & Knowledge (BLK)——一直在坚持推动某些变化。他们在写给普利西亚·陈的信中概述了让CZI变得更加平等的五个步骤,其中包括聘请直接向陈汇报的多元化负责人、开展薪酬平等审计、分析黑人员工的减员和满意数据以及为黑人员工升任高管做准备的继任计划等。

  BLK的成员说,小组对这五个步骤的支持普遍的,但是黑人员工对管理层的不满各不相同。有些人认为,合作的方法正在奏效,但另一些人则担心没有持续的压力,领导层就不会有真正的改变。

  记录显示,收到这封信后,陈已经跟BLK开过三次会议,后者提出的一些要求也得到了推进。在某一次会议中,陈告诉该团体,黑人员工的离职率“统计上显著”偏高,但她又说在制定出改善计划之前,她不打算分享减员数据。

  陈还告诉BLK,领导层仍在考虑他们提出的继任计划要求。根据会议记录,她说:“我们需要确保机会是公平的,我们不仅仅要为黑人员工提供新的机会。”对此,一名BLK成员说,平等和公平之间是有区别的。

  在7月份召开的公司全员大会上,陈透露说,新的多元化负责人将与两名全职员工一起分析员工问题和外部投资,但该负责人将向埃斯特拉达汇报。(两周前,Facebook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当时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宣布多样化负责人麦克西尼·威廉姆斯将向她汇报,尽管外界一直在施压要求该职位向扎克伯格直接汇报。)

  陈同时还分享了4月份完成的2020年员工满意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59%的黑人员工认为CZI是具有包容性的,相比之下有同感的白人员工比例为87%,亚裔和拉丁裔员工的比例为86%。

  2020年的调查结果与2018年的调查结果相呼应。在调查中,黑人员工的焦点小组表示,CZI的领导者需要改进他们处理种族问题的方式,并且黑人员工觉得CZI的理念早已成了“所有生命都重要”(All Lives Matter)。

  这种印象来自2018年末的一次全员大会。那时候,CZI将其使命宣言从“提高人类潜力和促进平等机会”改为“为每一个人创造美好未来”。

  CZI的前多样性、平等与包容经理莫里斯·威尔金斯(Wilkins Wilkins)说,他在会议上向扎克伯格提问,CZI是否会明确其对黑人及边缘化群体的支持。威尔金斯说,当时扎克伯格的回答是,基于CZI的工作,这一点已经十分明显。

  威尔金斯表示,他相信,扎克伯格夫妇是真心想做好事,但他们并了解对缺乏资源的边缘化群体加大投资和资助的必要性。

  “如果你不想明确地把种族视为导致这许多事情发生的原因,那么你就是在维持自己想要瓦解的体系,”他说。

  CZI最初的重点是科学和教育。等到2017年,该机构的重心已经扩展到政策和倡议工作方面,进而通过其公平与机会倡议(JOI)涉及刑事司法改革、加州的住房保障以及移民改革等问题。

  CZI的现任和前员工说,JOI是CZI外部工作中导致种族紧张局势的根源。

  一位了解领导层想法的知情人士说:“随着特朗普上台并潜在地对Facebook施加影响后,人们一直认为,JOI的存在意义就是妥协,以达到马克和Facebook的政治目标。”

  一名JOI团队的员工说,Facebook承受的政治压力间接地伤害到了以黑人为导向的解决方案。“我们必须思考,‘这对右派有没有问题?这会不会影响马克的公共形象?’”他说,“如果我们试图迎合右派,或者试着不跟他们闹翻,那么当你在从事移民和司法公正工作时,你能做的非常有限。”

  特朗普总统宣誓就职的那个月,JOI同时启动。JOI的负责人为奥巴马前顾问戴维·普洛夫(David Plouffe),他曾负责Uber的政策工作。扎克伯格夫妇选择他们想要资助的问题,然后普洛夫寻找CZI可以施加最大影响的政策争议点。在刑事司法改革这个问题上,司法努力主要集中在州一层级,CZI选择跨党派的“清白历史”倡议,来协助消除定罪记录,该倡议吸引了自由派的工业主义者科克网络与左倾智库美国发展中心。

  但JOI的员工称,随着2020年大选将近,尽管CZI已经资助大量从事保守主义和刑事司法交汇的团体,陈“越来越坚定不移地希望确保我们工作中有右派的声音”。

  文件显示,领导层曾要求工作人员在2019年9月仔细阅读CZI的刑事司法改革方案,以确定哪些当前和未来的捐赠用于保守派团体。JOI员工说,保守派受益名单包括美国保守派联盟、监狱事工、Right on Crime以及右翼智库R Street,并持续向某一南部浸信会——伦理和宗教自由委员会提供资助。

  CZI表示,资助决策取决于需求和潜在影响,并且大部分的JOI资金都流向了左派团体。CZI还说,它会定期审核自己的工作有效性。

  “我们决定加入‘清洁历史’倡议,不是因为科克兄弟在那里,”普洛夫说,“而是因为这是正确的方式。”现在,普洛夫是CZI的一名外部顾问。

  尽管所有这些事业都以自由主义为核心,但一些员工说,他们担心自己被迫与政治解决方案渐行渐远,比如警务改革,或者不能像CZI对待新冠病毒大流行那样积极迅速地处理其他迫在眉睫的问题,比如家庭分居等。在新冠病毒大流行这件事上,CZI迅速为疫苗研发提供资金,又支持一线组织帮助受影响的少数群体。

  现任和前高管说,这种紧张关系源于CZI在该领域聘请的专家,例如社区组织者、倡导者、教育家或检察官等等,他们希望CZI更加大胆激进,并且对CZI的公司做派十分恼火。CZI的前首席财务官佩吉·阿尔福德(Peggy Alford)于2019年成为第一位加入Facebook董事会的黑人女性。她说,CZI在所有问题上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长期目标。她说,有时候好的创意被否决,跟种族无关,只跟预算或战略相关。

  即便如此,JOI的工作并没能够像BLK建议的那样,优先考虑种族平等问题。CZI的住房保障项目负责人鲁比·谢富林(Ruby Shifrin)说,她的团队花了两年时间开发工具,现在他们正跟CZI的其他部门分享这些工具。他们的方法着眼于哪个群体更有可能受益于某项捐赠或政策提议,以及某个组织是否有员工无家可归或住在经济适用房内。

  旧金山基金会与CZI在湾区的住房工作上有合作。该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布莱克韦尔(Fred Blackwell)说,CZI对运动建构的支持令他十分印象深刻。“很多企业捐赠者往往不大愿意资助直言不讳的活动家,因为‘他们难以控制’,”布莱克韦尔说,“这些活动家的言论有时候会让你的公司感到尴尬。”

  今年年初的时候,CZI承诺向一些团体捐助100万美元,帮助他们培训社区机构,以更好地为他们的社区发声。CZI说,资金最后是通过中介机构分配的,这是慈善领域的一个普遍做法。潜在的受益者中有一个叫“Black Voters Matter”的组织,该组织在南部各州协助培训和培养了200多个由黑人领导的组织。

  然而,最终,Black Voters Matter是唯一一个在最后环节被否决的组织。CZI说,其决定不资助该组织是因为有记录显示该组织的资金曾用于培养其他倡导者。

  Black Voters Matter的负责人克里夫·奥尔布莱特(Cliff Albright)从事倡导和社区组织工作已经超过20多年。她说,在慈善领域,投资黑人领导的组织通常被认为具有更高的风险。“和我们在个人生活中遇到的问题一样,黑人组织也面临相同的问题,”她说。

You May Also Like..

雷军:明年扩招5000名工程师 涉及相机、6G等领域

  相关新闻:雷军:小米重返世界前三 原因是增加了研发投入  新浪科技讯 11月5日上午消息,在今日的小米 开发者大会上,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发表演讲。

海外周选|创立近半个世纪,甲骨文是怎样的存在?

  据新华社报道,TikTok此前发表声明说,该公司已将一份方案提交给美国政府。美国甲骨文公司当天表示已与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技术提供商”。

科博会惠民创新成果“接地气”,机器人也能变坐堂“中医”

  原标题:机器人“望闻问切”裸眼能看3D电影 科博会惠民创新成果“接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