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最新禁令,是否宣判了TiKTok的“死刑”?

admin 国内 , , , , , , , ,

  原标题:特朗普最新禁令,是否宣判了TiKTok的“死刑”?

  特朗普又有新动作,他签发了针对TiKTok的第二道禁令。

  在美国时间8月14日晚公布的这份最新行政命令中,这位美国总统要求字节跳动在90天内剥离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并指定买家必须为美国公司实体。

  上述命令还授权美国官员在交易谈判进行期间,可检查TikTok和字节跳动的账本以及信息系统,以确保个人数据的安全。

  美国时间8月6日,特朗普曾基于美《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和《国家紧急法》公布一道针对TikTok的行政令,称“45天后禁止美国企业与字节跳动公司进行交易”。

  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特朗普针对TikTok连发两道行政命令,其侧重点有何不同?外界尤其关注的是,被勒令剥离在美业务,此次最新禁令是否宣判了TikTok的“死刑”?

  最新禁令“更有杀伤力”

  多位学界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针对TikTok的两道行政命令各有侧重,互为补充。

  《财经》E法注意到,8月6日第一道行政令的核心是“45天后禁止美国企业与字节跳动公司进行交易”,倾向表述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的限制;而8月14日的第二道行政令,通篇围绕“剥离TikTok在美业务”展开,强调TikTok(包含之前收购的Musical.ly)在美业务必须与字节跳动彻底剥离,包括与字节跳动的子公司、附属公司及中国股东撇清关系,且字节跳动必须以书面形式向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证明,已经销毁与TikTok在美业务相关的数据,无论这些数据是否存放在美国本土。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APLI)执行长、暨南大学特聘教授孙远钊对《财经》E法表示,相较第一道行政令,第二道行政令显然经过幕僚讨论与考虑,相对更像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法律文件。此外,特朗普政府貌似有“布桩”的双重目的,进可攻、退可守。

  孙远钊认为,从“进”的角度看,该命令“打算釜底抽薪,在字节跳动的头上再加上一把钳子”,确保如果该公司确与某家美国企业(目前已知的至少有微软和推特两家)达成整体出售的交易,其中不会仅止于一个表壳,还必须包括内在的所有配套(所有相关的数据、软件、计算和储存系统等等)。

  特朗普之所以有上述算盘,一个重要原因是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这家公司时,没有经过CFIUS的审批,在完成收购后就直接把后者的软件程序融入原有系统,成为目前TikTok整个软件系统当中的核心环节。

  TikTok在上述收购程序上的“瑕疵”,给了特朗普政府绝佳的机会和理由,可以凭借第二道行政命令回溯性取消当初的并购交易,并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内把当初与Musical.ly有关的所有技术和资产全部释出,除非能在截止期限到来前达成出售交易,并让自己退出美国市场。

  从“退”的角度看,此前字节跳动方面明确表示要通过司法途径来挑战之前的第一道命令,特朗普政府里的人士可能也已意识到,第一道命令无论从程序或实质性的内容,的确在法律甚至宪法上较为脆弱,存在被挑战的可能性。

  正因如此,孙远钊强调,加上第二道命令,犹如多了一道防线和继续出手攻击的立足点——既可给字节跳动施加更大的压力,又可强化自身法律立场,让法院不愿意依循字节跳动方面的要求对特朗普的第一道行政令发布禁令。

  针对特朗普第一道行政令,字节跳动曾于8月7日公开表示,若美国政府“不能给予我们公正的对待,我们将诉诸美国法院。” 但近日有接近TikTok高层的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此前提到的诉讼目前“基本上99%不会进行。”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刘鹏对《财经》E法表示,从此前CFIUS启动调查算起,一直到特朗普颁布8月6日、8月14日两道行政令,其一再公开强调“国家安全”的理由,这就给了相关政府和司法机构“尚方剑”,也直接导致了字节跳动诉讼成功的可能性“比较渺茫”。

  “联邦法庭法官一般不会直接挑战以‘国家安全’为由的调查和行政命令。地区法庭裁量权相对宽松些。但对字节跳动而言,如果说第一道行政令还存在诸多漏洞,随着第二道行政令的出炉,走司法程序翻盘变得几乎不可能。”刘鹏指出。

  字节跳动该如何应对?

  TikTok的遭遇,是近年来中国科技企业国际化阻力逐渐增大的缩影。

  特朗普政府的打击对象包括但可能不限于TikTok和微信。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8月13日的报道称,阿里巴巴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下一个打击对象。

  上述报道援引辛里奇基金会研究员、新加坡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员亚历克斯·卡普里(Alex Capri)的话称:“地缘政治正在经历历史性转变。”他指出华盛顿官员正在对中国科技公司进行“更多指责”,“这表明政府真的在寻求脱钩科技产业”。

  CNN分析称,与字节跳动不同,阿里巴巴在向国际市场扩张方面并没有取得非常大的成功。但卡普里表示,阿里巴巴是中国的科技领军企业,这足以让华盛顿将其作为目标。

  随着第二道命令颁布,TikTok在美国市场是否已走到尽头?

  孙远钊认为,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与此前印度方面对TikTok 下“逐客令”的方式并不一样。印度的莫迪政府是直接禁止,并没有藉机获取TikTok,所以后者只是突然间失去了一个偌大的市场,印度政府和企业没有从中捞到任何好处;反观TikTok在美国的遭遇,虽然有可能通过出售其资产、技术等获得相当的经济收益,但是失去的却可能是自身未来的竞争力(等于替自己培养出了一个未来会对自己具有极大威胁的竞争者)。

  在刘鹏看来,面对美国政府有针对性的打压,“拖刀计”和对抗都不明智。因为对“铁心吃秤砣”的特朗普政府而言,对抗反而会给其以口实,让其有借口实施如列入实体清单等更为强硬的举措,同时也并不能挽回市场。他认为,随着寻求司法救济的希望渺茫,TikTok目前的退路几乎只有出售和直接退出两条。相较直接退出后用户直接转投其他社交品牌,出售能够保留自身品牌与用户市场。“能争取到(TikTok)出售的选项,应该是目前可见范围内字节跳动的最优解。”

  孙远钊也表示,对于字节跳动来说,目前态势确实艰难,且是与两面同时作战(与特朗普政府诉讼和出售资产,甚至包括必须暴露本身最重大的商业秘密)。不过他同时强调,字节跳动实际处境“未必比第二道命令发布前变得更糟”。

  孙远钊分析,第二道命令的发布也正好让字节跳动可额外主张“美国在外国投资审批方面的法规一向相当含混不明,现在却要用含混不清的法规来针对性的回溯制裁单个企业”,这一点无论如何都是违宪的。至于是否成功,就要看法院的态度如何,是否愿意给出禁令。“字节跳动现在的状况就像是生一场大病,必须得挺过去。将来只会让自己具备更好、更强的免疫力。”他说。

  作为全球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之一,目前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估值为900亿美元-1000亿美元之间。据《商业数据派》根据公开数据统计,除3月,1月-7月TikTok在美国应用商店内的收入约2978万美元。

责任编辑:吴金明

You May Also Like..

2021拼假攻略来了!元旦、清明、五一都可拼9天假期

  原标题:2021年拼假攻略来了!元旦、清明、五一都可拼9天假期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6日电 (吴晓薇)不知不觉,2020年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月了。2021年放假安排已出炉,元旦、春节、清明节、劳动节、端午节、中秋节和国庆节分别可以休3天、7天、3天、5天、3天、3天、7天,怎么拼假才能获得“超长假期”?中新经纬客户端给您支支招。

欢迎加入!北京中医药大学2021年事业编制招聘启动

  原标题:欢迎加入!北京中医药大学2021年事业编制招聘启动    北京中医药大学2021年招聘工作在即,为充实学校各类人才队伍,诚邀各界优秀人才来我校工作,现将招聘事宜公布如下。

普洱:阳光监督员受聘上岗 重点监督纪检监察干部

  原标题:普洱:阳光监督员受聘上岗 重点监督纪检监察干部  “受聘阳光监督员,既是社会荣誉,更是政治责任。”“非常荣幸我能够成为阳光监督员,我将依法依纪依规,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积极学习,做好阳光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