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admin 国内 , , , , , , ,

  原标题: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连续两日,新京报记者探访市内、京郊多处河湖发现,野钓场所垃圾遍地,有的垂钓者私自下河打捞落水渔具,甚至有垂钓者随地小便。

  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介绍,因垃圾较多,目前河道保洁压力很大,此外,河里的垃圾会污染水环境导致鱼类死亡破坏生态环境。

  新京报记者从北京市水务局了解到,北京市河道全长达6千余公里,因垂钓范围大,人员数众多,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频发,清理垃圾和监管均存在较大难度。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温榆河边的护栏已被破坏,垂钓者从这里进入到水边。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温榆河朝阳段:野钓者下河捞鱼竿,岸边烧烤

  8月9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温榆河朝阳段,沿路设有多处禁止靠近水边、禁止垂钓的提示标牌。河滩周围有约2米高的隔离护栏,但多处护栏已被破坏。不时有人拿着渔具从护栏破口处穿行出入。

  新京报记者沿河滩行走约一公里,遇到近十名野钓者。河滩边上,有大量的矿泉水瓶、面包袋、鱼食包装袋、抹布、破渔网等垃圾,水面上也随处可见漂浮的垃圾。

  “本来想看看风景,吸吸新鲜空气,但没想到坐在垃圾堆里。”一位陪家人钓鱼的女士说,温榆河畔风景很好,有很多水鸟栖息,但有人钓完鱼会扔下垃圾,让人感觉不舒服。“有一次钓鱼上鱼时自己往后退,被草丛里的钩子划破了小腿,后来就留意顺道清理别人留下的垃圾。”该名女士的丈夫说。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草坪有些地方已被垂钓者挖出一块空地,周围全是垃圾。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另外一名野钓的年轻人称,市区水域鱼小,难满足他的爱好,在这片水域能钓到大鱼,最大的甚至四五斤。上周他就钓到一条大鱼,但鱼竿被拽进了水里,后来是下水游泳把鱼竿捞上来。

  河滩还有很多烧烤的痕迹。虽然道边的小路上立着“河道严禁垂钓、烧烤、乱扔垃圾”的警示牌,但距离牌子二三十米就可看到烧炭的痕迹,地上还有一些啤酒瓶盖和毛豆皮、竹签子、塑料袋。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护城河边垂钓者密集。实习生 王健 摄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护城河边垂钓者们较为密集,有市民称从此处经过时,经常看到有垂钓者树后随地小便。实习生 王健 摄

  护城河:野钓者随地小便,公厕距离500米

  在南护城河的一处立着“禁止钓鱼”的标牌。但沿岸每行十几步,便有一名野钓者。新京报记者沿岸走了一小段,每百米内就会有七八名野钓者,他们旁边堆着渔具、捕捞网,后面则停着电动车、共享单车等。

  “大家都在这钓,还有人在这里游泳,有时候晚上八九点才散场。”顺着野钓市民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有五六名野泳人员,有的在岸边准备,有的已经在水中翻腾。在几位野钓者的网兜中,记者看到有鲤鱼、鲫鱼、白条和泥鳅等。

  家住南护城河河道附近的居民陈先生称,该河段水质比较浑浊,“尤其下雨天,上游的垃圾会冲下来,有时发臭。”闲暇时他也来这边野钓,但觉得鱼太小并不满意,“在这钓是因为好玩,有时我会把钓上来的鱼重新放生。”

  在距离陈先生20米远的地方,另外一位野钓者的口罩挂在嘴巴下方,上面是将近燃尽的香烟,随后他将烟蒂直接扔在地上。

  在野钓者们的身后,是一处2500米路程的人行绿道,绿道上是来来往往散步或跑步的市民。市民刘女士傍晚经常在附近散步,她常见有钓者会在树下小便,“500米以内就有公共厕所,这种行为真让人不能接受。”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垂钓者从河中钓出了垃圾。新京报记者 刘洋 摄

  潮白河西岸:垃圾随处可见,每天装满两编织袋

  “嘿,老赵,你看我第一竿钓到什么?”野钓者吴先生举起鱼竿,鱼钩上挂着一个方便面的调料袋。

  8月10日18时许,潮白河(通州大厂交界段)西岸河堤路上停满了车,岸边则坐满了钓鱼的人,白天钓鱼的人收拾回家,夜钓的人们又陆续来到河边。吴先生和朋友准备夜钓,第一杆就钩上水里的垃圾。

  潮白河友谊大桥段,桥西侧的河道属于通州区、桥东侧的河道属于河北大厂,上游的水在这里流入更宽的河道,水流放缓、两岸地势相对平整,加上环境优美,这里在钓鱼人的圈里属于北京周边的“野钓天堂”。

  新京报记者沿河岸由北向南探访发现,几乎每个钓位(钓鱼人自己挖出来的空地)周边,都能发现饵料包装、食品包装袋。

  在河堤上负责保洁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每天早晚两个时段在河堤上清理垃圾。水边的垃圾清理非常难,以前会趁钓鱼人少的时候下去铲,现在几乎整天都有人钓鱼,他们只能插空下去捡垃圾,“每天从岸边清走的垃圾,能装满两编织袋。”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水务局设立的北关分洪闸上游垂钓点内,垂钓者们每人一个平台。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垂钓点还设置有“公共救生设备”。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水务局设专门垂钓点,配有救生设备

  在北京市水务局特别设立的垂钓点,则是另外一番景象。8月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探访垂钓点——运潮减河新北关分洪闸和北关拦河闸两个地点,这里不仅没有垃圾,垂钓区还设置有“公共救生设备”。

  运潮减河新北关分洪闸的垂钓点每隔三四米,便有一个面积约1平方米的木质钓位,该处河道两岸共设置50个钓位。岸边还设立了“钓鱼公约”告示牌,提示钓鱼人员注意安全和卫生。

  北运河管理处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杨子超介绍,为设置合适的垂钓区,管理处特别咨询了钓友和渔政管理部门,专门挑选水深、水况安全且鱼类情况好的地方设置垂钓区。

  “以前在这里的钓友点外卖,吃完直接把餐盒扔掉,河滩上什么都有,有的还飘进水里,白天钓完夜钓的就来了。”杨子超介绍,经过调研,这里被设立为专业垂钓点,建设了专用钓位,并增加了垃圾桶,还特别召集钓友开座谈会,确立“钓鱼公约”,号召大家爱护水环境。

  经过一年的运行,杨子超说,钓友们都很守规矩,自觉把垃圾放进垃圾桶,放不进去的也装好放在旁边,保洁人员清理起来并不费劲。

  追访:

  清洁人员压力大,遭遇不文明野钓者谩骂

  每天早晨6点,一辆小型保洁船在通惠河水面缓行。打捞水草,收集废弃矿泉水瓶,寻觅装鱼食的塑料袋,46岁的张平军和他的同事每天出船2到3次,负责水面保洁和岸坡清理等工作。这些由野钓者扔下的约3立方米废弃垃圾,将会被集中装车运走。

  “绝大多数人还是会自觉把垃圾扔进岸上的垃圾桶或自行带走。”北京市北运河管理处北关闸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杨宁说,他和同事每天会巡视12公里左右的距离,如果当场发现乱扔垃圾或其他不文明行为会及时劝阻并教育。

  清洁员张平军说,每当他在水面开展清洁工作时,大部分野钓者会主动收竿配合,为清洁船让路。

  但极少数任性的野钓者会让他头疼,当清洁船在水面作业时,有人不肯收竿,鱼线会挡住船只行进线路。有时会把野钓者的鱼线和鱼竿带进水里,脏话便从岸边传来。

  张平军回忆起今年6月在运潮减河上游的一次经历,在清洁过程中与一位大爷发生不快后,后者故意将垃圾扔进水面,张平军无奈只能调转船头再做打捞。

野钓爱好者乱扔垃圾随地小便,清洁工人压力大丨向不文明说不④

  水务部门设立垂钓点前征集了钓友的建议。新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呼吁野钓者文明野钓,共创洁净水域

  北运河管理处水生态环境科科长杨子超说,不遵守文明环境的钓鱼者是占少数比例的,但是由于钓鱼人数太庞大了,即使占少数比例对环境的破坏力也是很大的,给清洁人员带来巨大的环保压力。

  “有的钓鱼人他还喜欢挑鱼,把好的鱼筛选回家,坏的鱼直接扔河滩上。”杨子超说,这种行为在夏季会使死鱼腐烂在河岸边,招致苍蝇破坏环境。因此希望钓鱼人即使不想要鱼也要把它放生,钓鱼后带走随时产生的垃圾,给下一个钓鱼人和岸边亲水的人们创造好的环境。

  北京市水务局运管处副处长赵翔介绍,在北京市除了官方公开的禁止钓鱼的水源地和有危险的闸区,市民可以在河岸边进行野钓。

  但是由于野钓者太多,即使有极少数人不遵守文明环境,也会给管理机构造成很大保洁压力,河里的垃圾会污染水环境导致鱼类死亡破坏生态环境。“近年来,水务部门也在投入各方面力量加强保洁。希望野钓者能够文明垂钓,不随手丢垃圾,维护垂钓环境。” 赵翔说。

  新京报记者 刘洋 实习生 王健 协作记者 王贵彬

  校对 李立军

  

You May Also Like..

《华尔街日报》说中国威胁拘押在华美国公民,赵立坚回应

  原标题:《华尔街日报》说中国威胁拘押在华美国公民,赵立坚回应  赵立坚:报道我看了,是倒打一耙!

财富进化论 | 2020年经济大事梳理

  原标题:财富进化论 | 2020年经济大事梳理  2020年,由于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的经济市场几乎停摆。

瑞典5G建设排斥华为、中兴 中使馆回应

  原标题:瑞典5G建设排斥华为、中兴,中使馆回应  一段时间以来,瑞典有些人炒作有关华为和中兴等中方企业的设备构成所谓“国家安全威胁”的论调,但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多年来,华为和中兴等中方企业积极促进中瑞信息与通讯技术合作,为瑞典相关基础设施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从来也没有对瑞典的国家安全有过什么“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