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子重返放疗战场 医科达、飞利浦和国产放疗设备商坐立难安

admin 医药 , ,

日前,西门子医疗和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宣布,双方已签订协议,西门子医疗将以每股177.50美元现金收购瓦里安医疗系统公司的所有股份,折合收购总价约164亿美元,人民币超千亿元。

这是今年以来医疗器械领域最大的并购案。

但问题是,此次并购能不能最终成功?究竟谁能受益?并购成功之后将以什么形式呈现在市场上?飞利浦是不是要收购医科达?对放疗格局将会有怎样的改变?这些问题都需要画上一个问号。

这事不一定成

目前,西门子医疗收购瓦里安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其实不然,两家都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之间的并购并不能说一拍板就定了,现在只是双方放出官方消息而已。再者董事会不一定会100%通过,之前出现过申购并购迎来股价大涨,然后过几天宣布并购失败的历史”一位业内人士认为。

从西门子医疗官方口径中也了解到,西门子医疗对瓦里安的收购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最终须经瓦里安股东及监管部门的批准,并满足其他约定俗成的收购条件。

他还表示,从西门子医疗收购大型设备商的历史来看,都不太成功。在经济领域,并购往往用于消灭竞争对手,占领其市场,本身就是风险极大的一件事情,会遭遇很多不确定性,再加上,西门子医疗作为德企,其工作风格较为严谨死板,明明有效率更高的工作方法,但他们不易转变思路。

不过一旦整合成功,真可谓是强强联合,上述业内人士用“吓人”来形容。瓦里安,全球放疗巨头之首,是全美最早进驻硅谷的三家公司之一,也曾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同类公司中业绩最好的公司之一。它在全球安装了8000多套放射治疗系统,占据全球超过50%的放疗市场份额,其生产的医用直线加速器是抗击各种肿瘤的利器,也是化疗临床应用中的主流技术。2019财年,瓦里安营业收入32.25亿美元,远超放疗市场第二名医科达15.59亿美元。

而此次收购也有利于西门子医疗在“GPS”激烈的竞争格局中处于领先地位。如果按2019年营收计算,西门子医疗与瓦里安营收相加超200亿美元,高于GE医疗的199.42亿美元营收;如果以2020上半财年营收计算,瓦里安营收16.23亿美元,西门子营收85.62亿美元,加起来101.85亿美元,也超过GE医疗的86.26亿美元。

如同西门子医疗全球首席执行官Bernd Montag所言:“两家业界领先公司的强强联合,使我们一步实现了两次飞跃:一方面推动公司抗癌业务的飞跃,另一方面提升公司在医疗健康行业的整体影响力。”

肿瘤的治疗市场初步被划分为手术治疗、放射治疗和药物治疗。其中大约70%的癌症患者在治疗过程中需要进行放射治疗,约有40%的癌症可以用放疗根治。放射治疗在肿瘤治疗中的作用和地位日益突出,已成为治疗恶性肿瘤的主要手段之一。

“大西子回归”与“坐不住”的医科达和飞利浦

其实,此次西门子医疗收购瓦里安,并不是西门子医疗进入放疗领域的开端,只是对原有业务的重拾。

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那台十余亿级别的“绝版”质子重离子一体机就来自西门子。

2012年前,西门子仍拥有“放疗事业部”,与瓦里安、医科达并称全球肿瘤放疗设备的“三国杀”。然而,就在2010年欧债危机爆发,西门子遭遇业务危机,考虑放弃质子重离子业务。2011年,德国海德堡(HIT)和马德堡(MIT)治疗中心都中断了合同。在完成了上海质子重离子医院的机器交付后,西门子于2012年正式宣布解散“放疗事业部”,其事业部的人员一部分去了医科达,一部分去了联影医疗。

而后的数年,西门子放疗事业部的解散也给“三国杀”的另外两家瓦里安和医科达的发展腾出了位置,任由这两家厮杀。

不过,对于放疗市场,西门子始终不能放下。2016年,西门子将医疗保健业务Healthineers从集团中独立,一年之后,时任西门子首席财务官的Ralf Thomas曾透露过,Siemens Healthineers或将反向收购一家已上市的竞争对手,作为将该业务上市的一项替代方案,当时Thomas并未透露西门子的具体选项。但后续有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所指就是瓦里安。

不过,当时的西门子并没有着急采取行动。2018年,西门子正式将旗下医疗部门分拆,成立西门子医疗,并成功在法兰克福交易所成功上市。两年之后,西门子医疗趁着疫情低价入手,才真的收购了瓦里安,“杀回”放疗市场。

有业内人士直言:“老西门子的加速器挺强的,‘大西子’终于回来了。”

而此番“回归”,“坐立难安”的肯定是放疗设备“老二”医科达和飞利浦。毕竟在西门子医疗收购瓦里安之后,大概率如有神助,挤占医科达和飞利浦市场空间。

因此,业内人纷纷猜测,飞利浦会不会收购跟自己渊源极深的医科达。2017年,飞利浦和医科达曾就并购进行过谈判,但最后以失败结束。

西门子和飞利浦在市值、文化、市场、技术都有某种平衡,而且都是欧洲的公司。过去10年,飞利浦这家百年企业已经丢掉了照明、家电等许多领域。

全球来看,西门子的本次并购可能会促进其他几家设备厂商的进一步并购和整合,这应该是一大趋势。

下一个大战场:中国

如果飞利浦收购了医科达,西门子医疗成功完成对瓦里安的收购,捉对厮杀,势均力敌。

特别是在中国市场。

就瓦里安和医科达两大放疗巨头而言,瓦里安在美国处于垄断地位,但医科达在中国放疗市场位居第一,在其他地区,平分秋色。

而其中,中国放疗市场潜力巨大,中国肿瘤人数在全球最为庞大,存在较大可扩展市场空间,保持两位数增长,是瓦里安和医科达,或者西门子医疗和飞利浦对垒的一大战场。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约有1810万癌症新发病例和960万癌症死亡病例,其中中国新增病例数占380.4万例、死亡病例数占229.6万例。这意味着:全球每新增100个癌症患者中,中国人就占了21个,是所有国家中比例最高的。

据Frost & Sullivan市场调研数据显示,国内放疗市场由2008年的58.3亿元增长至2015年的269亿元,年复合增速为24.42%。

在中国前50顶级医院的放疗设备中,医科达市场占有率超过50%。在中国的高端近距离治疗系统中,医科达市场占有率达70%以上。

1982年,医科达抢先进入中国,一年之后,瓦里安也不甘落后加入中国战场。但在医科达在中国打了几套“组合拳”之后,医科达成为了中国市场的老大。例如,加强本土化,2006年,医科达以80%控股的方式收购了以研究并生产医用直线加速器为主的综合性研究所北京医疗器械研究所,补齐本地化低端市场。另外,落实本土化销售思路等。

而此次西门子官宣收购瓦里安之后,会不会加大对中国市场的“攻城掠地”呢?据一位行业人士透露,西门子医疗的销售市场团队在业内是“半神级”的存在,再加之以往在影像设备领域积累的市场铺设能力远不是放疗市场能够相提并论,瓦里安设备的销量将不是问题。

如果西门子医疗联合瓦里安在中国放疗市场出手的话,医科达的日子不会好过。

不过瓦里安和医科达都要面临的一个现状是,中国放疗市场扩容空间大,但当前的放疗比例依旧低于发达国家,我国的肿瘤治疗手段呈现高药占比、低手术率、低放疗率的特点,市场教育任重道远。

在连心医疗CEO章桦看来,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之前形成的临床习惯和患者意识,肿瘤患者更容易选择手术和药物治疗;二是,在相当一部分医院,放疗被当作姑息治疗的方式,不是按照WHO的推荐作为主要治疗方式;三是,地市县一级医院的放疗技术水平低,患者流失严重。

根据《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放疗人员和设备基本情况调查研究》显示,2018年度全国每百万人口放疗设备(1.5台)仍低于WHO的要求(2~4台),更低于发达国家和地区每百万人口6~12台的水平。

后浪来袭

从整个中国放疗市场来看,大型放射诊疗装备的90%依靠进口。其中,针对放疗使用的高能加速器几乎被瓦里安和医科达两大国外医疗器械巨头垄断。

与此同时,中国放疗设备市场也存在一批国产放疗设备“后浪”。但从实力上而言,这些“后浪”难以把“前浪”拍在沙滩上。

据章桦介绍,国产的设备主要以直线加速器为主的厂商,可销售的厂商包括新华医疗、东软集团、联影医疗、成都利尼科、无锡海明、广东中能。其中,有一定销售规模的是新华医疗、东软集团、联影医疗。其他还在研发,预计未来两年形成销售的厂商还有苏州雷泰、西安大医、中核安科锐。

除了直线加速器,放疗主要的产品还包括 X 刀、伽马刀、质子重离子刀等。但总体而言,伽马刀只能作为补充,更换“放射源”成本过高,且存在器材笨重、适应症等问题,质子重离子治疗效果最好,可效价比不高,造价高出其他方法10倍,但治疗效果只提高了10%。所以,直线加速器仍旧是市场份额第一的产品。

从量上来说,据业内人士透露,在这些国产厂商中,新华医疗每年能卖出三五十台,联影医疗能卖出十台左右,因为去年才获批上市,且价格偏贵。还有一些小企业甚至三五年才开出一单。

章桦透露道,在国产大型医疗设备领域,放疗设备是唯一一个在中国加入WTO之后,国产化率反而减少而不是增加的领域。直到2020年,国产替代还不是很明显,国产的系统和品牌的竞争力还远远不足。

从当前来看,国产放疗设备商多在区间为几百万的低端市场进行PK,瞄准的是基层医疗市场。

不过国产替代急不得,瓦里安成立了七十余年,瓦里安也成立了近五十余年,而国产厂商中,新华医疗的放疗产品也才20年左右,联影到现在两年还不到。

“设备是一方面,10年或20年,中国与美国等的硬件差距能够有望缩小,也在很大程度上解决进口器械较贵的问题”,有行业人士认为,“针对当前中国放疗比例较低的问题,国内放疗的最大问题应该是‘软件’问题,缺少放疗人才,中国高校开设放射医学物理专业的不超过5个,这大大限制了中国放疗的发展。”

根据《2019年中国大陆地区放疗人员和设备基本情况调查研究》显示,2018年放疗从业人员总体数量相比 2017 年的调研数据降低了 2.3%。

有业内人士提出,AI是一个很好的工具,能有效解决人才短缺的问题,有利于临床改善。

目前,国产医疗AI跟国外的设备厂商有一些合作,但是产品的整合度较低。从瓦里安、医科达、安科锐的全球战略来看,他们都在选择走自研的路线。而在国产设备公司中,现在已有部分案例,这或许也能为国产放疗设备增加一些竞争力。

不过,在西门子医疗完成对瓦里安的收购之后,中国放疗市场格局终将重新洗牌,留给医科达和国产器械商的时间不多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

You May Also Like..

康方生物派安普利单抗三线治疗鼻咽癌获FDA快速审批通道资格

10月27日,康方生物与中国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共同宣布派安普利(AK105)用于三线治疗转移性鼻咽癌已获得美国FDA授予的快速审批通道资格(FTD)。本次派安普利单抗三线治疗转移性鼻咽癌获FDA授予快速审批通道资格能够显著的支持并加速派安普利单抗在美国的商业拓展计划。

螺旋降价:湖南5市联盟启动首批20个品种带量采购

10月25日,株洲市联合湘潭、邵阳、岳阳、常德5市对外发布《株洲市 湘潭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首批药品集中带量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稿)》,启动了首批药品带量采购工作。

进军百亿抗纤维化领域!北京泰德 1 类新药 TDI01 获批临床

10 月 26 日,CDE 官网显示,中国生物制药附属子公司北京泰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一类新药 TDI01 获批临床,用于特发性肺纤维化的治疗。